诸多委屈,冲不淡姐姐的爱

德州晚报全媒体记者刘畅

清明假期,姐妹相约一起小聚,小柚(化名)挺着6个月的孕肚,兴冲冲地翻出手机里的四维照片问瑶瑶(化名):“你看娃这五官轮廓长得还挺像我,会不会是个男孩?”“可不是,都说男孩随妈,我看多半是个小帅哥!”瑶瑶贴心地应和着,哄得小柚开心地笑起来。

闺蜜15年,瑶瑶知道小柚希望腹中是个男孩,并不是重男轻女,其中原因让她很是心疼这个善良又坚强的准妈妈。

“没户口”的女孩

瑶瑶和小柚相识于初中校园,那时的小柚留着齐耳短发,身材纤细,爱穿一件白衬衣,她如同一个薄荷糖,“滋啦”一声掉进了瑶瑶橘子汽水般清澈的青春里。很长一段时间,瑶瑶的生活每天都冒着快乐的小气泡,放学路上、操场上永远弥漫着她们银铃般的笑声。瑶瑶说,她从未见过如此干净、清爽的女孩。

升入初二不久,有一次老师要求同学们登记家庭信息,那是瑶瑶第一次触碰小柚心底的伤口。“哎,你爸爸的年龄怎么这么大?你不是还有个弟弟吗?”瑶瑶无心的发问吸引了更多同学的好奇,小柚低着头沉默了一会儿,猛然站起来跑出了教室。瑶瑶吃惊地站在原地,才知道自己做错了事。

“那是我爷爷,爸妈为了要弟弟,把我的户口落在了爷爷名下。”体育课上,小柚主动解开了瑶瑶心中的疑惑,却让瑶瑶更加不知所措。沉默了许久,小柚扭过头来俏皮地说:“我现在是我爸爸的妹妹,我弟得管我叫姑姑呢!”说完便大笑起来,瑶瑶也跟着笑了,但心里却堵得慌。

“家里有了儿子就不能有女儿了吗?”放学回家,瑶瑶一边放下书包一边问妈妈。妈妈解释道:“我们那时候国家实行计划生育,一家只能生一个,孩子多了要罚款、受处分,有时不仅要东躲西藏,送给别人也是常有的事。”

“可是,小柚明明是大女儿,却因为爸爸想要弟弟而不能把名字写在户口本上,这不公平!”

妈妈愣住了,过了许久才若有所思地回了句:“是啊,确实不公平……”

父亲偏心寒其心

其实,令小柚难过的不仅仅是名字未能出现在父母的户口本上,自从弟弟出生后,父亲为了避免落人口实,将她一直寄养住在农村的奶奶家,直至小学毕业,小柚才被接回城市。

与常年分离的父母团聚,小柚并没有感到快乐。“你要好好学习,以后才能辅导弟弟功课。”“弟弟不爱吃这个,你吃了吧,别浪费了。”生活中,父母言行中难以遮掩的偏心,让这个刚刚迈入青春期的女孩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疏离。

起初,小柚心里不服气,便将所有精力用在了学习上,生活上也从不让父母操心,每天自觉早起,不仅会将被子叠整齐,还会主动帮弟弟穿衣服。她心里暗暗较着劲,希望父母终有一天能看到自己的懂事,将倾注在弟弟身上的关爱分给自己一点。但是,刚刚从农村来到城市的小柚,学习上明显感到吃力。

“我能报个辅导班吗?”趁着午饭时间,小柚试探性地问父亲。“老师教得不够用吗?家里哪有闲钱给你填这无底洞!”听到父亲的话后,小柚将头深深地“埋”进了碗里。

其实家里的经济状况远未到斤斤计较的境地,就在这次对话不久,父亲便为弟弟报了市区最好的小提琴班。

叛逆女孩欲轻生

瑶瑶永远无法忘记,那个阳光毒辣的夏日午后,小柚顶着一头毛寸出现在教室里,身上穿着叔叔的牛仔短裤。在男同学们戏谑的笑声中,瑶瑶始终没能问出那句:“你怎么了?”

从那以后,小柚学坏了……

先是姐妹绝交,再是频繁混迹在“小混混”的队伍里,小柚像个叛逆男孩一样阔步走、说脏话,虽从不参与斗殴,但也不再按部就班地上课了。初三年级过半,小柚的父亲为她办理了休学手续。那天,是瑶瑶第一次见到小柚的父亲,也是唯一一次。

初中毕业的暑假,瑶瑶接到小柚崩溃大哭的电话,小柚自杀了。皮肉绽开的手腕、满是血腥味的房间、还有微微生锈的工具刀……一向胆大的瑶瑶颤抖地靠近角落里蓬头垢面的小柚,一把抢过工具刀,却一屁股坐在了床单上的血渍上,那血还未凉透,瑶瑶只觉一个寒战,从头冷到了脚。

后来,瑶瑶得知小柚休学后被送到外地上美术培训班。很多年里,瑶瑶和小柚断断续续地保持着联络,得知她通过艺考考上了某所不错的专科学校后,瑶瑶由衷地为她高兴。

冲不淡的姐弟情

小柚与偏心父亲的纠葛并未随着她的成年而烟消云散。“等你弟弟上了大学,每个月总得意思一下吧?”“别把钱花在衣服上,多攒一些,到时给弟弟买房才不做难!”“你结婚一定得擦亮眼睛,别找个穷小子,咱们家彩礼可不能少!”每次和父亲对话,小柚都坚持不过三句,多数都是不欢而散。

但委屈归委屈,姐姐在弟弟面前似乎总有一份与生俱来的责任感。这些年,弟弟高考报志愿她陪着四处“取经”,弟弟上大学她送电脑、给零花钱……小柚不愿亏待弟弟,却总是嘱咐他别告诉父亲。“既然生为姐姐,我就要永远爱弟弟,不能让他受委屈。你说,这是不是女孩与生俱来的母性在作怪?”每当瑶瑶替她打抱不平时,小柚总是半开玩笑地将话题打散。

“姐姐”这个称呼,对于小柚来说掺杂了太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她曾讨厌自己是个姐姐,却又享受弟弟对她的依赖。

那些爱恨交织的负担和幸福,是瑶瑶这样的独生子女无法感同身受的,因此,她也无法理解朋友深陷其中却不肯挥刀斩断的优柔。

那天,在小柚的提议下,瑶瑶陪她看完了新上线的电影《我的姐姐》。不出所料,近百人的影院里,小柚是哭得最厉害的那一个。

“你会生二胎吗?”晚饭时,瑶瑶小心翼翼地问道。“如果肚子里是个女孩,就不生了!”小柚斩钉截铁地回答。

“小心公婆逼生哦。”瑶瑶开玩笑地说。“那不管,我的女儿必须是集万千宠爱的小公主,谁都别想跟她抢走一分一毫!”小柚神气地说。

■ 姐妹有话说

小柚的经历实属个例,但“重男轻女”的思想在一些地区仍未根除。同时,二胎政策放开后,如何在家庭教育中兼顾大宝和二宝的心理需求,成了许多家长的必修课。

“你是姐姐,就该让着弟弟(妹妹)。”二胎家庭中多么常见的一句话,有时竟成为姐姐的人生枷锁。

或许在父母心里,不管是一胎还是二胎,都是自己的孩子。但不可否认的是,在两个孩子的成长过程中,先出生的孩子总是要承担更多的责任。

就因为成了姐姐,那个原本应该幸福快乐的孩子,就要学着去照顾另一个孩子的成长。可很多父母们常常忘记,每一个孩子都渴望被平等对待,父母对孩子长期失衡的爱,最终会演变成一场灾难。只有在平等互爱的环境里,孩子们才会拥有健康的心理以及未来面对困难的信心。

所以,希望世间每一个“姐姐”都能被认真对待。

本期值班记者联系电话:18561196119 QQ:463955118投稿邮箱:463955118@qq. com

本栏目将对主人公姓名、信息进行模糊处理并严格保密,期待您讲出自己的故事。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

网站地图 e乐彩手机下注 188彩票网排列三 188彩票网江苏快三
现金网开户送彩金 申博官网登录入口 MG.PT电子游戏娱乐 菲律宾申博娱乐网官网
华克山庄娱乐官网 申博代理注册 吉祥博注册 668彩票手机投注
188彩票网江西11选5 e乐彩上海11选5 e乐彩天津时时彩 e乐彩新疆时时彩
188彩票网江苏快三 188彩票网新疆时时彩 e乐彩频游戏 e乐彩上海时时乐
S618N.COM 134sun.com 163jbs.com 153sun.com XSB978.COM
988ib.com 9999ib.com XSB385.COM 81s8.com 9TGP.COM
381psb.com 958XTD.COM 153sun.com 697XTD.COM DC362.COM
338XTD.COM 899BBIN.COM 8HFS.COM 917psb.com 688PT.COM